单间给了一个人独处的机会,不仅对于睡眠,对于思考也是如此。


高中

我的宿舍生活从高中开始,由于上中执行所谓的军事化管理,只要是离学校超过步行距离5min的同学都被强制要求住宿,那是的住宿条件在现在看来仍是相当好的,四人一间,独卫独浴。

繁重的学业加上强制断电、查寝以及早操制度的存在基本上断绝了你影响室友的机会,所以说三年的宿舍生活还是相当和谐的。


大学

本科时期是噩梦的开始,曾经的10点睡觉已经变成了奢望,某些长期处在高考压力下的学生开始了天性的释放,而你却对此无可奈何,毕竟我们是和谐社会。说到底,我们无法控制一个人的自由行为,到游戏也好,熬夜也好,外放也好,外人并无权干涉,在没有校规强制约束的情况下,做到不影响他人只能靠心中的良知和自制力了,而这恰恰是大部分人所缺乏的。


研究生

所幸大四保研时学院提供了自由选择室友的机会,所以研究生期间和室友大体上挺合拍,直到他谈了个女朋友...

所幸那段时间我也基本上住在家里了。


那么为什么大学生在校期间作息规律很混乱呢?我们先从原因入手,无外乎两点

  1. 有比睡觉更有意思的事要做,比如玩游戏,和女朋友视频等等
  2. 有比睡觉更重要的事要做,比如赶项目,考试等等

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是存在交互的,而后者则是独立的。

那么这意味着这什么?如果行为存在交互的话,说明这个行为就无法被纠正,开黑的人都晚睡,你不晚睡就不带你玩,女朋友晚睡,你不晚睡就分手,此时的熬夜通宵就像传染病一般。

久而久之你的室友也因为你长期的晚睡而被影响睡眠,为了合理利用时间,最后也和你一样晚睡晚起,最终的结果是什么?劣币驱逐良币,所有的人都开始通宵熬夜,晚睡晚起,而这一点却难以被规避。

而后者又有什么问题呢?可能的确项目和考试的时间很紧张,需要通宵熬夜,然而大学生的时间还少吗?

普通上班族起码要在通勤上花一至一个半小时的时间,而对于大学生来说,这项时间基本可以缩短在十五分钟内,上班族中午食堂排个队也要一刻钟以上,就算自己带饭微波炉也得排一会,而对于大学生来说,顶多是找位置花点时间罢了,那么既然这么闲,为什么还要通宵呢?

原因主要有两个

  1. 太闲了,太闲了就会觉得事情都可以往后拖,即所谓的拖延症
  2. 对于自己的工作有种自以为是的完美主义,这点往往发生在自认为优秀的学生群体中,不要误会,我这里没什么贬义,把工作做好当然是值得称赞的,但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而病态的完美主义却是无限的,退一步来说,你自己再怎么捣鼓也不能影响其他人啊。

那么最终的解决方案是什么?眼罩?床帘?耳塞?凡此种种皆治标不治本。

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出去租个单间,当然了也可以在学校旁边买一套,毕业了也不愁租。

这时有人会说,哪那么多事?每年毕业这么多学生,大家不都这样过来。

这其中又存在两个问题

  • 温水煮青蛙,人对于某些事情的忍耐力会超出你的想象,长久得熬夜通宵会让人习以为常,甚至改变其内心的正常标准。

有次我周五回校,发现套间厕所异常得臭,一看原来有坨屎没冲,旁边还被阿姨贴了字条,叫我们自行解决,于是我问了问室友,这坨屎存在了多久了,他说周三开始就有了。你能想象吗?一个套间里住着10个人,一坨屎整整臭了3天却没有人愿意处理。

  • 不愿意改变,随波逐流,不住宿舍出去租房容易被视为异类。

为什么我会这么说?学生住宿已经成为了一种根深蒂固的概念,出去租房不仅同学会将你视为异类,不开明父母也会觉得你不伦不类,但是一旦学校提供了官方的单间,情况却又反转。

我有个亲戚就是在宁波xx汉就读,大一进去可以申请单间,不过往往要排两年的队,可见宿舍形式的单间需求是多么火爆了,说白了只要学校给单间冠以一个名正言顺的说法,这个问题自然而然可以解决。

然而有能力做到这点的学校多吗?目前我也就知道两所,一所就是宁波xx汉,一所是国科大北京xxx分校,后者我也是听前校长张杰说得,当时他还强调这是对每个学生最基本的尊重

那么交大有这个可能性吗?目前看来是0,学生每年都在扩招,而学校的做法竟然是将原来的8人套间中的客厅改为2人单间,再将原先的2人单间变为3人单间,也就是8人间变14人

新的宿舍楼都指望不上,更何况单人间呢?所以说到头来还是自觉搬出去吧。

最后,愿交大越办越好。

    标签: